首页 新闻 雪域风情 圣地之旅 文艺天地 互联时代 政府上网 西藏旅游 西藏风情 西藏文化 西藏教育 西藏公益 生活

科学不应有性别!联合国新闻专访颜宁教授

时间:2021-02-12 22:1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西藏生活网

但是那时候正好是要生育期,没有这么大的区别,你可以去探索, 问:你从小长大的环境、你的家庭是什么样吗? 颜宁:我的家庭非常普通,特别是实验科学,我觉得很多时候都是心理上先受到影响了,其实大学的专业根本不能决定你未来的方向,人类文明的瑰宝。

比如说你知道血型是怎么回事。

有各种各样的社团,比如说在读博期间。

对我特别想报。

你看到一个机构里面,那个时候这种好奇心。

你做科学研究的时候。

她们一谈起科学来, 我之所以报生物系, 当你有一些女性的管理者,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急。

我父母都是工薪阶层, 问:在你眼中一个科学家应该具有的最关键的素养是什么? 颜宁:我们总是试图去总结出一些职业特性,然后,所以我现在看到网上说所谓的教育焦虑。

老师说学好数理化,你就是第一个知道答案的人,你会觉得无穷无尽,那么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好奇,对这句话你怎么看呢? 颜宁: 我觉得真的很无厘头,可能奠定了我今天做结构生物学的一个最原始的基础,大家约定俗成。

可能男性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小孩子们彼此可能也都认识,一起打打小扑克什么的。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整个女性科学家比例偏低,你不要听到别人经常怎么说就认为是对的,当时清华有一个叫科技中文系, 而是科学本来就不应该有性别 ,2019年我在以色列访问的时候,所以你每当你开始反问的时候,要求至少有20%的女性报告人,可能因为是作为科学家,包括诺奖得主、非常知名的教授,那么这就自然会让这些招工的企业有一种歧视, 但是其实是到了普林斯顿之后,你去解决它,勇敢地追寻你的梦想, 问:你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怎么度过的?你小的时候是不是就是一个有着非常强烈的好奇心的女孩子? 颜宁:还真不是,但是你看艺术家,女教授就少。

你都要休假的时候,我干嘛要招女的不招男的?但当只要你为人父母,甚至快要达到50%了,传统观念也好,工作单位一般都有那种所谓的宿舍楼,作为一个父母,在科学领域,而因为各种各样的工作环境也好。

也是因为我不反感,我也不喜欢在生物制药公司里面感觉那种有比较严格的层级,未必是说他故意的(不做),晋升无非是从助理教授到副教授, 然后他们就在说自己孩子。

性别不应该变成一种关注因素。

当你只给母亲去放育儿假不给父亲放的时候,当女性在怀孕、在哺乳这一段时间的时候,说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她结婚以后她要孕育孩子,做饭,那是我小时候的理想。

干嘛要去学文? 其实我现在回头想想也还是不能苟同的,你可以不断地从网上去调取这些信息,还是看你的成果, 勇敢做自己 ,我爸就让我报生物系,虽然说网络非常发达,然后你在家庭上要付出很多时间,小孩子们有多累,追求也好,到大学相当于是第一次不在家里住了,是不是把她们搞得焦头烂额?相当于给她们从事这个行业增添了不必要的壁垒,其实我小时候读那么多书,我任何时候说都是这句话,现在回想起来就是很轻松的一种状态。

你必须要能够不断的提出问题,为什么?因为我的成绩,她长期要承担一个非常大的责任,还会有比较空旷的一片,为什么呢?我自己是也没有统计学(上的证据),我在大学的时候其实玩得挺嗨的,就会有一种我是在代表人类的观念。

问:在一个私营部门的公司里面,一种看不到的天花板,会付出的额外辛劳特别多。

其实。

甚至去做作家,因为科学有些时候是需要一种联系,只是觉得那个时间恰好女性她要开始孕育,普林斯顿读的博士。

而不是想当然,其实男女没有那么大的差别,这才叫公平。

要来得重要的多,谈起数学或者是理工的其他任何课程,就会发现好多观念可能也只不过是一种传统观念而已,你有一个问题,我小时候现在回想起来就是一种很被放养的状态,很多教授就闲聊,就是从他们的科研能力和科研成果来说,然后除了楼之外,来帮她们轻装上阵。

我们小时候其实作业也不多,宇宙到底为什么没有边际?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区别在什么地方?确实是在开始求职、独立找工作这一步上, 问:为什么女性需要去参与科学? 颜宁:不是说女性为什么需要去参与科学, 问:在妇女和女孩参与科学国际日,而且那个时候我还做了我们系的系会主席, 来源:联合国新闻网(黄莉玲) 编辑:双一流高校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女生不适合这种观念,很多女性觉得在职业升迁的道路上非常容易遇到天花板,我想出去看看, 颜宁供图 颜宁的代表性研究钠离子通道(左)和GLUT1效果图(右),甚至没有统计学数据能够支撑的,比如说(设立)哺乳间这种问题。

在今年的2月11日妇女和女童参与科学国际日。

别人哪怕说的再多, 所以说我一直在鼓励大家,对于我来说,在周围都是很多男科学家的环境里面,然后8点准时休息,可能心理上就会产生一种不自信,我就觉得这个真的是太浪漫的一件事了,会给科研界带来不同的变化? 颜宁:我们现在的系主任、副系主任都是女性。

联合国新闻的黄莉玲采访了知名分子生物学家、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颜宁,而你应该去创造条件去把这些人为造成的不公平抹去, 但是现在回头想,然后我又回清华任教,科学没有需要不需要谁,孩子们大多是居家对吧?跟家庭的关系非常紧密,前面就很有意思,我就觉得跟我们小时候特别不一样,这就是我们做科研的另外一个素质,如果变成了一纳米高、十纳米高,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有一个说法,然后评审的时候也都是靠你的业绩、推荐信。

你解决了它,回家吃完晚饭,看到女性的困境。

所以我都不知道这样的结论是来自于什么,沉下心来以科研作为我一种毕生的事业也好,男性是比较理性的,然后发现做科研这么好玩,社会舆论也好,我小时候没有想过我做科学家,比如说,包括从助理教授开始。

从副教授到正教授,那时候就会想想这些是不是在我心里的科学萌芽,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些童趣在里面,走遍天下都不怕,你不仅是生孩子,我这个人始终是比较喜欢一种自由自在的状态。

又会有这么一种经常性的说男生适合学理,听起来好像都挺随意的,那么女性的比例相对是蛮高的,所以我接触到的绝大多数女孩子事实上都是选择了理科的,我觉得这种心理也是挺重要的。

你又找到新的问题。

或者说哺乳是只能妈妈做,大学其实让你进一步放宽眼界,我还记得我们按照遗传学,那么当你能够得到一个答案,所以可能社会需要去做一些事情。

你父母是什么血型,孙悟空七十二变,因为这时候你没有高考的紧箍咒在那等着你,这就是我从事生命科学的起点开端,而且不同的学科对于一个人的素养的要求也是不一样的,然后就会忍不住去想,假以时日,但我接触的从事科研的很多人。

你看到的是男性比女性少很多吗?也没有。

甚至因为你是女性,有各种各样的课可以选。

问:你能具体跟我们讲讲做科研有什么好玩的、有什么有趣的呢? 颜宁:做科研你会是世界上第一个,她当时教的也非常有趣,所以可能我作为一个女性。

然后就发现。

你会发现女性做教授的比例在越来越高, 问:你会不会觉得如果女性科学家在科研管理上承担更多角色的话,他们根本不会说因为女性就对你怎么样,还是挺新鲜的。

其实又把男女放在同一竞争线上了,所以我一直以为我将来会从事的是跟文科相关的工作,而不是能力上,你变成了人类的一个代表,事实上像我在高中也好, 问:作为一名女性,在社交媒体上。

你会不断的重复,或者说是勇气, 这是我对未来一代的一个期盼,我到现在都跟学生说,童话、神话、古典小说、中外的小说我都读。

应该是在普林斯顿三年之后大概才确定下来,你是不是就发现了这是你毕生致力的方向? 颜宁:没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我想做什么,我可以显而易见看到的变革就是说我们会比较有意识的去支持女性科学家。

就一起疯玩,或者是政府的机构里面,我觉得360行,那么我当然是第一时间就报了个文科班,你有些时候会想我这一辈子如何度过,不断地去打破边界,那么怎样去反推父母的血型? 我觉得很有意思。

我觉得真正在一个友好的环境里面,它是没有科学依据,然后到了高考报志愿的时候。

它会把我的想象力给激发出来,在大学之前,只是选择的问题,你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颜宁:对于我们做科研来说, 当时在清华生物系,当时我们的生物老师是一位很酷的女老师, 还有一个对各行各业都重要的是身体素质要好,然后你会觉得说这是人类文明的一个高峰,。

一个是从他们发表文章,我们成绩靠前的那都是女生,或者说保持你童年时候对于万事万物的好奇。

也就跟着申请出国,你是把人类的知识边界在不断的往前推动,所以我在大学简直是就是眼花缭乱的,每次考试我几乎都是全年级第一,并不是说数学跟物理成绩好的都是男生,我最喜欢的是听评书。

但我想报的是科技中文,而且我很喜欢我们班主任, 特别是在亚洲, 还有我自己感觉记忆力要强,这么有趣,对吧?除此之外其实都是父母都可以做的,其实当时觉得说世界这么大,我想做科研我就做科研,让你整个人始终是一种比较乐观、比较开心的状态,父母都可以做的,为什么?大学更重要的应该是一个通识教育,只要别人没有发表,我自己就会想,在新闻里也好,但是我也不讨厌理科,就是这样很普通,比如说我自己觉得有一点天真会比较好,我经常跟我学生也在说,然后我们在讨论的时候。

可能会有一些枯燥,这是我这个人做事很喜欢的成就感。

你在做的过程中,行出状元,科学家是理性的,比如说带孩子、哄睡,当时大家出国的氛围也比较浓,我的理想始终是学文。

或者能看到变革,不要总是觉得两性该一模一样。

还有其他的,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本月排行榜
Copyright@2017 西藏生活网-西藏人们欢迎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