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雪域风情 圣地之旅 文艺天地 互联时代 政府上网 西藏旅游 西藏风情 西藏文化 西藏教育 西藏公益 生活

文艺青年还会继续为音频节目买单吗

时间:2018-11-09 09:05     来源:未知    作者:西藏生活网
文艺青年还会继续为音频节目买单吗


音频对市场的渗透率太低,平台要花很长时间去同视频和文字争夺用户注意力,花大力气去教育用户。

刺猬公社 | 石灿

高晓松马上49岁了,在50岁到来之前,他要花一年的时间做一档音频节目,当做是给自己的一个礼物。

他把那档节目取名叫《晓年鉴》,以他的个人年龄成长线为主逻辑,以年代划分,从个人到世界,从文化到历史,从科技到娱乐。“我想把这50年里,我的小眼睛看见的世界,跟大家好好的聊一聊。”

每一年对人类有重大影响、最值得纪念的事情都有可能成为他的聊天内容。比如,1969年,人类登上月球、互联网鼻祖阿帕网从大学实验室发出信号、艾森豪威尔去世、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摇滚音乐节——伍德斯托克(Woodstock Rock Festival)在纽约州的哈德逊河旁诞生……东半球的高晓松安静破壳。

这档节目的起止时间被安排得妥妥当当。2018年11月14日开播,2019年11月14日终结,那时,高晓松正好50岁,“估计那之后我也不会再做什么节目了,我要开始一段崭新的人生。”

情怀一直都是内容产品的卖点之一,高晓松的音频节目也不例外。他想通过自己的故事讲述,激发起听众的记忆互动。“我讲了之后,就特别希望大家能纷纷的把自己身边的故事讲出来。”

相较于拍摄视频和撰写文章,录制声音的成本要低很多,效率也会高很多,即便是录制视频,音频也可以放在音频平台上播放。这一客观情况让高晓松团队把写文章的重要性放到了拍摄视频和录制音频之后。

各大书店常见高晓松的书籍,IP知名度带来高销量,出版社最钟爱这类带着流量的书,它们市场表现不俗,更容易登上畅销书排行榜。高晓松的书有个特点,基本上都是“音频的衍生品”,从《晓松奇谈》系列到《晓说》系列,都遵从这个逻辑。

想听高晓松的音频节目,得去一个叫蜻蜓FM的平台上寻找。2017年,他在上面开了自己的第一档音频类节目《矮大紧指北》,推出第一个月,10万人付费购买,全年播放量超1.3亿次。

 

说来也有意思,很多人不知道“矮大紧”是什么意思。其实,矮大紧是高晓松的反义词,原是他给自己起的笔名,一般比较极端的,以愤怒,悲哀,绝望为主题的音乐作品,他就用矮大紧这个笔名,而以高晓松为名的作品都是阳光,美好,回忆,爱情为主题。

做《矮大紧指北》前,高晓松在做《晓说》,他为什么要把“矮大紧”直接拿来做节目名呢?高晓松在2017年时是这么解释的:高晓松是大众眼中的知识分子文艺青年,在《晓说》中只和大家交流符合“知识分子”价值观的观点,矮大紧则是幽默、会逗趣、接地气的一个截然不同的形象。

他把“矮大紧”的概念做了延伸。

11月5日,蜻蜓FM在北京办了一场内容发布会,高晓松把他的幽默气质搬到了台上。

那天,作家许知远也在现场,他在台上说,“我来的时候,本来没打算化妆,后来我一看许知远老师坐在下面,那我必须得化妆,本来化不化也跟人比不了,但是跟许老师还是要比比颜值。

把现场观众逗乐。

那天,许知远也对外宣布,继《艳遇图书馆》后,他要在蜻蜓FM上开另一档音频节目——《十三夜》。《艳遇图书馆》里,他用中年知识男性特有的磁性音调,带着听众走过了国内外四十多个城市。在《十三夜》中,他打算继续与听众聊聊这个时代。

高晓松在蜻蜓FM上开通了好几档节目,这些节目被归类在文化内容方向里。蜻蜓FM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12日,高晓松在蜻蜓FM的全平台节目播放量已超过50亿。

蜻蜓FM七年前成立,现在,这家平台已经聚集了将近1200万小时的内容,如果一个人不吃不喝去收听这些内容,需要花1369年才能听完。

尽管如此,蜻蜓FM上的音频内容还在不断增加,以每年500万小时的速度在高速增长。也就是说,蜻蜓FM上不缺内容,只缺优质内容。

 

 

但摆在蜻蜓FM、企鹅FM、荔枝等音频平台面前的一个大石头是:音频对市场的渗透率太低,他们要花很长时间去同视频和文字争夺用户注意力,花大力气去教育用户。

蜻蜓FM董事长张强用一组数据证明了音频市场的艰难性。他说,音频市场的发展史比视频和文字的发展史都要短,现在的市场渗透率要低得多,只有20%左右,视频和文字的渗透率几乎达到了100%。

按照互联网的商业思维,这些内容公司是不会只专研于那已成熟的20%市场用户的,他们要抢占更为广阔的天地,第一步:花高成本抢滩;第二步:再想办法从已占有用户身上变现。这个模式在互联网出行、互联网订餐、互联网外卖、互联网零售等领域已经被实践和证明过了。

蜻蜓FM正在将这一经验复制到音频市场中。它抢滩的做法主要有两个:大制作内容和走出国门

从战略打法和实际操作层面仔细来看,蜻蜓FM有些像音频领域的“今日头条”。今日头条崛起之后,它最成功的一点不是分发技术,技术本身可复制成本极低,最厉害的点在于,它对内容供应端的培养和控制。

今日头条早年间,一直与传统出版行业打版权战争,硬碰硬没有好下场,它选择了一条传统出版行业尝试过,却没有完全放开来做的事情——激发用户生产内容。这些用户的发展路径一定是向专业化发展,UGC只不过是一个概念,在内容背后,只有强大的工业化内容团队,才能生产出持续和高效的内容出来。

今日头条又是设立奖项,又是补贴资金,就是想用资本无形的手控制住那些新内容生产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它做到了,不论是从合作层面,还是从资本吸引层面,都直接或间接介入到了内容生产的上游。

蜻蜓FM正在做的事情与此类似,只不过,它并没有大力实行UGC模式策略,而是走了PGC模式路径,让更多更专业的音频内容生产机构和人才参与进来。

这项策略早在2015年就开始实行了,那时蜻蜓FM在行业首次提出PUGC战略,大规模邀请传统电视、广播的主持人和时事军事、财经商业、人文历史等领域的意见领袖和自媒体人入驻蜻蜓。这些人有一个优势,他们常年在传统音频行业积累了非常丰富的音频内容运营经验。这笔无形财富难以量化衡量。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本月排行榜
Copyright@2017 西藏生活网-西藏人们欢迎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