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雪域风情 圣地之旅 文艺天地 互联时代 政府上网 西藏旅游 西藏风情 西藏文化 西藏教育 西藏公益 生活

公益湃|县委书记辞官以后

时间:2019-01-24 09:47     来源:未知    作者:西藏生活网
公益湃|县委书记辞官以后


陈行甲没想到,刚来深圳,就让他遇到了这么好的机会。一位著名企业的负责人想见见他,说对他的创业项目感兴趣。
辉煌的大楼,敞亮的大堂,过安检时,陈行甲连呼吸都在反复练习。
那天下午,他唾沫横飞地讲了两个小时,从背景到意义、用实施设计到难点分析、从落地细节到长远前景……陈行甲努力捕捉着对方的每个表情,及时调整着汇报节奏。
转眼5点到了。老总起身表达了对他理想的尊敬,但也仅止于此。
拖着沉重的脚步,挤上晚高峰的地铁,陈行甲感觉脑袋里有东西在突突地跳,他紧紧地抓住头顶的横杠。换乘后一屁股坐下,整个人瞬间瘫软。
“我这是在哪?我到底在干什么?”陈行甲开始恍惚,脑中闪现出自己大笔一挥、拨款千万的情景,那时他是湖北省宜都市市长;仅在半年前,他一下车还被人群前呼后拥,那时他是巴东县的县委书记。
可到了45岁,他不想当官了,只身南下深圳,做起了公益。
撬动地方官员
陈行甲和合伙人刘正琛正在做的公益项目叫“联爱工程”,现阶段致力于儿童白血病的长期救治。项目架构已稳定,目前正在青海省开展第二个试点。
2018年9月中旬时,刘正琛在青海的工作有些推不动了。
之前,刘正琛听青海省委内的一个干部传话,有一位省领导在他们的项目陈情信上做了批示,“怎么批是有说法的,画个圈和写句话还不一样,听说我们这个是写了让促成。”
送上去的这封信是陈行甲主笔的。他反复修改了几遍,力求做到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最终形成了标准的两千字内、四页纸。
省领导的肯定本来让两人生起了很大的信心,可具体落实起来,还是困难重重。青海省卫计委希望他们跟一家指定医院签约,而他们更想和卫计委直接签约。
“我们这是一个很综合的项目,涉及到人社厅医保处、民政厅社工处,还涉及到医院、医学院,我们对儿科医生还有奖学金支持。一家医院他负责不了别的部门的事。”刘正琛觉得,双方到现在还没完全沟通明白。
刘正琛在青海焦灼时,陈行甲正在深圳忙着筹备慈展会(公益慈善项目交流展示会)。
电话里,刘正琛没了辙,这头陈行甲也急得满地转,但他觉得还有戏。陈行甲让刘正琛托人去联系省政府办公厅的分管官员,“办公厅哪怕是个处长打电话出去,那代表的都是省里。”
在他看来,用好办公厅这个杠杆,就能柳暗花明。陈行甲又跟刘正琛安顿到,“不要说委托帮忙,要说向您请教。前面先说您很忙,我短信向您请教。”
经历了一个磨合期后,青海的局面渐渐打开。2019年2月24日,“联爱工程”青海项目启动仪式将正式举行。
怎么跟各部门打交道,陈行甲经验丰富——体制内的23年,让他修炼出了一套心法口诀。
一年多前,在广东省河源市做第一个试点时,陈行甲半小时就说动了当时的河源市市委书记。项目启动后,河源市民政局、市卫计局、市社保局三部门联合发文支持。
文件称,“联爱工程”是河源市精准扶贫攻坚战中一次值得珍惜的机遇。
河源市是深圳市的扶贫开发对口帮扶城市,数年间,“深圳速度”带动着河源的引擎。河源方向,就是深圳市民政局指给陈行甲的。从注册机构到落地试点,市民政局全程给“公益新兵”陈行甲扫盲引路。
初来乍到,竟然跟办事窗口那边成了“一伙的”!这让陈行甲有些恍惚。
网红书记
落脚深圳后,陈行甲申请了位于深圳前海开发区的人才公寓,没想到,正好抽中了一个面对大海的房间。他觉得,深圳总是能带给他惊喜。
“开放”,是深圳给陈行甲最深刻的印象。
2017年春,刚到深圳时,陈行甲就去莲花山瞻仰了邓小平的铜像。几个月前,他辞去了巴东县县委书记的职务。
这个曾被评为“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的官员在任上是“网红”。《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曾全文转发一篇他的大会演讲稿,发出后两个小时阅读量就突破十万加。
8000多字的讲稿被取名为《一个县委书记的愤怒》。
这是当年3月,陈行甲在县纪委大会上的讲话。会上,他针对工程建设领域的腐败问题,疾声厉色地给下属念起“紧箍咒”:“你们这些局长、主任和书记、镇长,不要再在工程项目上想任何心思、做任何文章!”
“我们的钱都哪去了?!”陈行甲当众解剖了一个腐败工程,300万的项目还没开工,就上下送出120万。这段话后来还成了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老黄牛”区委书记易学习的台词。
在陈行甲主政巴东期间,当地87名官员和工程老板被捕,大会上分别坐在陈行甲左右侧的县长、副县长也在其中。
虽然因“反腐”出名,可陈行甲倾注更多心血的是“扶贫”,他曾两次因“扶贫新政”上了《新闻联播》。
头一次是在2014年。此前,为了“在大山里搞信息化”,在陈行甲的力主下,一个“农民办事不出村”信息系统在巴东面世,结婚、上户、领补助等行政审批被下放到村,并用三年多的时间覆盖到了260个村(居)。
到了2016年初,陈行甲再次登上了《新闻联播》。那天的“脱贫军令状”系列报道播出了巴东县乡干部通过“院子会”等形式确保扶真贫、真扶贫。
那段时间,陈行甲经常在朋友圈发布“精准脱贫”的政策信息,并提醒各个乡镇长“详细阅读并照办”。当时,县里还派出六个督办组,进村入户探访扶贫工作,发现干部敷衍塞责,就公开通报,甚至免职。
作为基层治理的“一线总指挥”,作为县委书记的陈行甲的压力在于,他主政的巴东县是国家级贫困县,50万总人口中,贫困人口占到了17万。一些极端贫困户,甚至连基本的生存都成问题。
“离贫困只有一场大病的距离”
2011年10月,刚到任巴东时,陈行甲搞了一场“县委书记边界行”,他用3个月的时间走完了14个边界村,没路的地方,就背帐篷进去。
“边界行”时,有个村给了陈行甲一个“下马威”。
这个村叫“三坪”,是个“艾滋村”。当地人把艾滋病叫“南阳病”。上世纪90年代,穷困的农民远赴河南南阳等地打工、卖血,艾滋传到了村里。陈行甲走访发现,“三坪”村仍有35名艾滋病人,家中常年无人登门,甚至连亲戚也断了往来。
上任的第二个月,陈行甲来三坪请了次客。他让村干部杀了头猪,和感染艾滋病的村民们一起吃饭喝酒,互相夹菜。他还认了一个艾滋患儿明明当小儿子,其时,明明的母亲已经因艾滋病去世。
可小儿子明明一直上不了学。
读村小,家长闹;送到镇上,一个星期就周围人被发现了。陈行甲惊讶地发现,明明上学的事,连他这个县委书记都搞不定,行政的力量似乎失灵了。
可明明已经8岁了,还不认识几个字。
最终,是公益组织的介入,才把明明送到了云南就学。上个春节前,陈行甲把明明接到家里,他身上的疱疹已经愈合,身体指标正常,变得越来越活泼。
这件事让陈行甲发现,除了政府和商业之外,还有另一股力量——公益。
从那以后,陈行甲对公益组织敞开大门,众多公益项目相继落地巴东。多年前,他还是支持邓飞“大病医保”项目的第一个县委书记。
在巴东,因病致贫、因病返贫贫困户占到了贫困户总数的48%。陈行甲曾见过一户农民家里孙子得了白血病,爷爷为省钱自杀了,最后孙子也没留住。
这些事情,深深刺痛了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一把手”,“一个普通家庭和一个贫困家庭,只隔着一场大病的距离”。
陈行甲离开巴东的第二天,又一个患病家庭成了全国热点。一位深圳媒体人罗尔为5岁的白血病女儿“卖文”募捐,但募款流向受到质疑,大额捐款最终返还。
陈行甲注意到了这件事。他发现,早在2010年,卫生部已经开始试点儿童白血病免费治疗,但直到2016年,覆盖面仍有不少提升空间。
当他南下做公益后,遇到这样一件事:
他们在河源救助一名白血病患儿时,父亲突然扔下母子消失,过了一个月,母亲也不见了,孩子在弥留之际不停地喊妈妈。团队费尽周折把乡下奶奶接来,终于找回了这位母亲,孩子在妈妈的怀里离开人世。
起初陈行甲对父母的“遗弃”行为非常气愤,甚至想过起诉他们。后来,他才听说孩子妈妈走投无路时,不得不提供“性服务"筹钱。
对许多贫困患儿家庭来说,儿童白血病的花费都是“灾难性的”——10万起步,20万也不宽裕。陈行甲一行在河源的考察中发现,在国家医保报销的药物外,白血病患儿往往还需在院外自费购药,如一些高档抗生素、靶向药、化疗药等等,这部分费用不走社保、也不走医院,是不见底的黑洞。
如果把这部分药物也纳入医保呢?2017年时,陈行甲和伙伴们开始研究医保目录。
他们发现,国家医保目录最近一次调整,是在2017年。而此前,目录有8年未曾更新。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本月排行榜
Copyright@2017 西藏生活网-西藏人们欢迎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