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雪域风情 圣地之旅 文艺天地 互联时代 政府上网 西藏旅游 西藏风情 西藏文化 西藏教育 西藏公益 生活

越上网,你会越狭隘越极端?

时间:2019-05-15 19:47     来源:未知    作者:西藏生活网1
越上网,你会越狭隘越极端?


就像方舟子韩寒之争,柴静的雾霾之争、崔永元的转基因之争……都变成了万众参与的站队表态。社交网站以前,很少有一个公共事件,有如此撕裂人群的能力。

你有没有感到:自从有了互联网和社交网站,人们便只关注符合自己喜好的信息,排斥自己不爱看的信息,结果分化成了种种越来越极端化、「部落化」的小群体?

不少研究者早已有此担忧,而且还发现了更加警惕的对象:今天增长最快的算法推荐型平台,根据用户行为推算其喜好,然后精确推送给他们爱看的东西。看上去,大家马上就要在作茧自缚中越陷越深了。

信息茧房、网络巴尔干和极化

今天,表达这种担忧最著名的假说,叫做「信息茧房」。

2001年,美国法学家凯斯·桑斯坦在《网络共和国》一书中提出了这一假说:互联网时代,人们面对海量剧增的信息,会倾向于从中选择符合自己喜好的加以吸收,结果每个人摄取的内容范围都将变得越来越狭隘。

长期信息偏食后,人们将会陷入亲手制造的「茧房」,进而观念极端化、社会部落化,人们的价值观将越来越偏执,逐渐对现实社会失去正常感知……

越上网,你会越狭隘越极端?|大象公会

· 奥巴马总统上台后,桑斯坦一度出任白宫资讯及管制事务办公室主任,他的「信息茧房」理论也广受媒体关注

在美国,总统大选是「信息茧房」最好的广告,社交网络时代,两党支持者看上去两极分化,有识之士为此操碎了心,引用桑斯坦的预言,提醒读者要兼容并包。

桑斯坦远非第一个对大众的信息判断能力担心的人,早在1996年,美国学者埃尔斯泰恩和布林约夫森就提出过更激进的「网络巴尔干化」,把这些观念僵硬排他、互相恶语相向的网络小群体,比作南斯拉夫内战中用武器互相批判的各族人民。

意思都差不多:网络的信息变多了,人们喜欢的东西尚且看不过来,因此并不会因为互联网而变得更开放,反而更加封闭、更极端。

越上网,你会越狭隘越极端?|大象公会

· 美国网络媒体之间鲜明的意识形态分界

实证研究并不支持桑斯坦等人的观点。

经济学家马修·根茨科和杰西·夏皮罗在分析大量样本后,发现人们在选取网络新闻媒体时表现出的「意识形态隔离」,远不及在他们各自的线下社交环境。

而且,观点激烈的用户倾向于什么都看,并不排斥观念对立的媒体。被认为「信息茧房」效应最突出的推特、脸书等社交网站,其实际情况也相距不远。

政治学家巴勃罗·巴贝拉研究推特用户的结论是,人们在社交网络上往往被与自己大不相同的意见和内容所吸引,并因此而变得越来越温和而贴近主流。

包括桑斯坦自己,虽然至今仍不断向世人警告「信息茧房」对民主的威胁,但也多次表示,互联网造成的信息茧房是一种「关于个人与社会理想」的假说,而不是经验事实:

越上网,你会越狭隘越极端?|大象公会

我的论述不应被误解……我并不是在说,今天的情况比1960年、1860年、1560年、1260年或者耶稣基督降生的时代更糟糕。

他终于说了句实话。他们的观点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大众没有判断信息的能力,所以,互联网技术越进步,我们就越狭隘越极端。

这实在有悖于最基本的常识。

部落化是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网上关于转基因、中医药的论战,似乎都表现出了「巴尔干化」和「信息茧房」的特征——参与各方的观念两极化,彼此视对方非傻即骗。

越上网,你会越狭隘越极端?|大象公会

· 微博上一度风起云涌的约架风潮

人们变得如此对立,是因为大家上网后只看各自认同的信息吗?

以中医药话题为例,激烈挑战中医药的说法,最早是2000年前后出现在新语丝等少数网站上。在那之前,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有这种争论存在。

八九十年代,普通中国人能在报纸电视上看到的零星观点非常温和,比如「西医治标、中医治本」之说其实并不准确,须辩证看待之类。

当时最尖锐的理论争鸣,是所谓西药应该中药化的主张,激发了现代医学界的反弹批评。

越上网,你会越狭隘越极端?|大象公会

· 西药中药化的早期实践成果

今天网上的激烈争论,多数是因为人们从这种风平浪静的信息荒原,突然来到网络这个开放的新世界时,总难免会在海量异质内容的碾压中产生阵痛和反弹。

类似的碰撞如果发生在前互联网时代,造成的冲突很可能会更加惨烈:如果一个私下对武侠小说的世界偶尔心生疑虑的青年,在绿皮火车上,听到对面乘客不但说李连杰甄子丹不能打,甚至说民族英雄李小龙的故事几乎全是编的,他会是什么反应?

前互联网时代的中国,不同地域、阶层之间的信息沟通成本极高,大家长期生活在今天网络研究者所说的「部落化」之中。

各个大院、单位、村落内最激烈的争议,在今天的社交网络上大概连茶杯风暴都算不上,是彻头彻尾的同温层和回音室。

大众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与自己的差异有多大。

六十年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上海北京的年轻人,进驻到自己落户地方的第一反应,是震惊于中国农村居然如此贫困落后。

阎连科在《我与父辈》中念念不忘,他在部队阅览室无意中看到费雯丽的照片,是他第一次见到外国人的形象,他被人类居然有如此奇异的相貌震撼得无以言表。

越上网,你会越狭隘越极端?|大象公会

正是因为他在连队阅览室,看到了广阔的世界,才激发了他要离开家乡越远越好的强烈动力。

是的,今天网上能看到关于咸豆浆、甜豆浆的讨论,是因为有了互联网,多数人才刚知道还有对方的存在。

如果「信息茧房」的前提可靠,即人们会选择沉醉在一成不变的同质化、「部落化」环境中不能自拔,那一开始就没有必要上网——互联网之前,人们日常生活差不多就是这样的算法。

极化?其实是被驯化

1982年,黑龙江大学生张华跳入粪坑救一位农民遇难。当时被视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普遍质疑宣传张华,将其行为看作是「金子换石头」,并留下一场著名的「值不值」大讨论。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本月排行榜
Copyright@2017 西藏生活网-西藏人们欢迎您|  All Rights Reserved